三国时期有没有真爱?看完这两人的表现,就会明白什么是生死相许

浏览:4179   发布时间: 09月22日

由于《三国演义》的影响,大家总以为那个时期美没真爱,主要都是拜刘备和曹操所赐,一个说妻子如衣服,兄弟如手足;另一个则口味独特,专喜欢别人家媳妇。

真实的历史中,这俩货的爱情观到底是什么,如今已经搞不太清楚了。当时天下纷乱,作为各自集团的领头羊,在儿女情长上恐怕也付不出太多时间,更谈不上为爱痴狂,舍得江山讨一人欢笑这话。

但世间自有真情在,偏偏有人爱美人不爱江山,最后把命都丢了。

那些年夏侯氏和曹氏一族互为依傍,夏侯氏出人出力帮曹操打天下,夏侯惇、夏侯渊都在老曹账下卖命。

夏侯渊的侄子夏侯尚,作为有志男儿,自然也走上了战场,虽在名气上比不过各位爸爸,但智谋勇略却也不遑多让。当年跟着曹操打袁绍时,混了个军司马,又迁升五官郎将,还和鄢陵侯曹彰组队,一起怼过胡人。

后来曹操熬不住撒手西去,儿子曹丕风光上位。夏侯尚被火速升为平陵乡侯,迁镇南将军,领荆州刺史,总管南方军事。

也就是说在曹一代们化作历史后,夏侯尚接过大旗,成为二代集团里的领军人物之一。

这个夏侯尚凭什么能耐,登上如此高位呢?

首先他和曹丕是发小,穿开裆裤时就手牵手掏鸟蛋玩尿泥。长大一些后,不知道有没有一起偷看过寡妇洗澡,但情动手足那是真的。

后来曹操起兵成了人主,夏侯尚又自觉知趣,降低身份侍从曹丕左右,被曹丕引为心腹。

其次夏侯尚也是有真本事的,其人智略深敏,谋谟过人,在曹操时代颇有军功。

到了曹丕时又做到征南大将军位子,和孙吴集团多次争锋,干翻过诸葛瑾,还打破过刘备上庸军。

不过夏侯尚虽然马上骁勇,但却是个情种。他非常疼爱府中的一个妾室,没事回家便钻进爱妾房门,聊人生聊理想。到了晚上还要赏花饮酒,一起看星星看月亮,直至月黑风高时再继续深入交流。

要说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,只是爱得如此猛烈,便又生出了许多祸患。

夏侯尚的正妻是曹氏子女,天天瞧着掌柜的和妾室欢好,难免会争风吃醋,但又讨不来男人家欢心,自然生出恨意,时常跑到娘家哭诉。

这曹丕自从禅位当了皇帝后,做事上便霸道许多,听说自家姑娘受气,也不跟好哥们打商量,就要作主张,派人拿条绳子来到将军府,把夏侯尚的爱妾给绞死了。

夏侯尚瞧着爱妾的尸身,不禁悲从中来,抱着心肝宝贝的乱喊乱叫,终日茶饭不思,病倒在床。

只是人死不能复生,爱妾还是被入土为安。

夏侯尚躺在卧榻上,回忆起曾经的美好,思念之情愈发炽烈,竟至神情恍惚,不能自已的地步。

为了能再瞧上爱妾的音容笑貌,夏侯尚拖着病躯,带着府上家将,来到那处坟头,命人掘开泥土打开棺木,默默留着眼泪,看了爱妾最后一眼。

然而相思之毒已然入骨,没过一年的时间,夏侯尚便乘风西归,和爱妾一起奔向星辰大海。

只可惜了这对苦命鸳鸯,不能白头到老,却只能在天际双宿双飞。

俗话说孤木不成林,夏侯尚一个人的铁血柔肠并不能说明三国真爱,那么还有一例。

荀彧大家都知道,曹操的股肱之臣,他有一个儿子荀粲,也是性情中人。

只是其人好清谈,事迹不彰,《三国志》中没有列传,裴松之做注时引用了别的资料。

荀粲字奉倩,年轻时是个刺头,借着老爹的名头整日无所事事,好谈玄论道,以名士自居。

对于婚姻也没什么高洁的追求,只要对方长得漂亮,有没有德才并不重要。

后来有一天荀粲与人论道时,听说骠骑大将军曹洪家的闺女姿色过人,便求人下了聘礼,娶回家做媳妇。

待到合卺酒后,洞房之时,荀粲掀开盖头,果然这曹洪女没开滤镜,端的美貌异常,于是一日三餐的美妙生活降临了。

从此荀粲谈玄论道的少了,整日和媳妇如胶似漆,举案齐眉的过小日子。

只是天不假日,没出几年曹洪女一病不起,于风华正茂之时,魂归杳杳。

在葬礼上,荀粲没有留下一滴眼泪,但那憔悴神伤的模样,还是被好友发现,并十分诧异地上前劝慰道,才色并茂的女子不好找,但你的择偶要求是遗才而好色,这天下间漂亮姑娘一大把,等过些时日再续上就是,何必在此哀伤呢。

荀粲却仰天长叹道,佳人难再得,亡妻虽然谈不上倾国倾城,但这样的知心人怕是遇不到了。

后来荀粲对亡妻的思念之情愈甚,终日惆怅落寞,不旬月而形销骨立,后来熬了一年多,终于还是追随着亡妻的脚步,再续前世欢好去了。

你瞧瞧这俩人,为了心爱的女子连命都不要了,这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,而古往今来都不缺这种至情至性的好男儿。

主营产品:工业吸尘器,高压清洗机,洗地机,扫地机,其他清洁设备及配件,扫路机